Latest Post

比利时大名单:德布劳内领衔卡拉斯科、卢卡库在列 阿森纳巴萨开辟第二战场 比利时16岁妖童落谁家(图)

ofo创始人戴威前几日在朋友圈透露,自己已为人父,要努力做个好奶爸。自ofo遭遇押金事件以来,ofo办公地多次搬迁,戴威也已经许久未对外公开露面。今日,戴威也少有的更新动态,称“升级了,努力做个好奶爸!”

戴威这个名字大家都不陌生吧,即使不知道戴威,也肯定知道红极一时的ofo小黄车吧,没错就是那个还欠着无数人200元押金的ofo小黄车。而戴威就是ofo共享单车的创始人,那么戴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1991年出生在安徽淮南的戴威,2007年因他的父亲戴和根调任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16岁的戴威也去了北京并在人大附中念书,显而易见戴威高考考的北京卷,随后又通过关系拿到了北大艺术特长生的加分,在“高考移民+60分”的基础上成功在2009年“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进入大学后戴威加入北大的第一个社团就是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进行了自行车的拉练,由此就热爱上了骑行这项运动,这也触发了戴威日后创办共享单车的灵感。不仅如此戴威还先后担任光华管理学院学生会主席和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

而戴威在校期间就曾“负面缠身”――2012年,一位北大学弟计羽实名举报戴威用50万贿选当上了北大学生会主席、高考前迁移户口到北京和假作艺术特长生高考加分60分才得以考入北大,师从厉以宁教授门下。这封举报信被当时的北大教授邹恒甫在微博爆出,不过后来举报者说是有人冒用自己的身份举报。

2013年,戴威本科毕业后,他做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人的选择: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数学,然后回北京在2014年保送北大经济学专业硕博连读。

2014年2014年在北京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时,与张巳丁、薛鼎等四位好友在北京创建共享单车ofo小黄车。

戴威的初期创业不是一般的顺利,公司刚成立时缺少资金,恰巧一位在唯猎资本实习的同学告诉戴威,“90级的肖常兴师兄刚刚募资到1.5亿美金,想投资青年创业项目。”

人家就这么一说,戴威却认了线页PPT。有意思的是,PPT根本没用上,那位肖师兄只说了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投100万。”

然而,做生意哪有那么简单?很快,环台湾岛骑行赔了30多万,随后的青海湖短途租车骑游又赔了60万。撑到2015年4月,账面上只剩下400元。

而关键时候,又是肖常兴投了350万,“虽然我不太看好你这个自行车共享,但经历了失败,你们的团队也有了成长。”

2016年1月30日,戴威正准备回安徽过年,结果接到客服转来一个电话号码,“有投资人要见你”。

他以为是骗子,一天都没搭理,不过等到晚上,还是鬼使神差回复了,“感谢关注,有时间我去给您汇报。”没想到一分钟以内,对方就回了信息,“明早十点,国贸三期56层见。”于是第二天戴威就去了国贸。没错,那是他第一次见朱啸虎。老朱也挺狠,上来就要投1000万!

可戴威根本不知道朱啸虎是谁,只是觉得朱啸虎说话速度快,问题犀利,而且估值、入股比例咬得特别死。

于是他就和合伙人在国贸的地下商场讨论,一百度才知道原来朱啸虎竟然投了陌陌和滴滴。结果,戴威扭头上楼就把字签了。

2016年10月,戴威决定调整战略,“冲出大学校园,走向城市,”就是那个关键节点,程维出现了。当时,程维刚刚吃掉快的,正在集中精力对付优步。

但是,有些司机在两三公里的短途内不愿意接单,所以,他特别希望戴威用共享单车来解决短途出行。当然,庞大的自行车用户也有可能转化为滴滴用户。就这样,程维就成了小黄车的股东,而且一投就是几千万美元。

你想啊,朱啸虎、程维都是些什么级别的人物?他们一来不要紧,中国多半个风投圈都来了。更是在2年之内获得8轮融资估值近百亿美元。

但最终戴威的ofo小黄车还是失败了。有人说是因为戴威的自大,阻止了ofo和摩拜的合并;也有人说是因为资本的逐利,干扰了公司正常发展策略;更有人说这是一场腾讯和阿里的斗争。

但不管怎么说,当年意气风发的戴威现已为人父,如今有了孩子的戴威是否会从头再来?归还他所欠下的一笔笔200元押金呢?戴威是有这个底气的,今年不足30岁的他还年轻。

不仅如此,他的父亲戴和根也是一位传奇人物,在青藏铁路工程建设中,戴和根作为中铁四局青藏铁路工程指挥长,创造了建起青藏铁路“第一墩”、“第一隧”、“第一路”等多项全线“第一”的奇迹,现任职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而戴威的妻子吉雪菲同样是2009年毕业于人大附中后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是人大附中北京大学校友团的筹办人之一。而其父亲吉林是高级经济师,曾任、常务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现任北京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